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满堂彩 > 航渡指挥所 >

《春物》深度解析:(五)比企谷八幡的转变(1)

发布时间:2019-08-20 18:38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前阵子,知乎的轻小说圈子引发了一场小小的风波。关于文学理论在轻小说批评中应该发挥什么样的作用,不同立场的评论者抒发了各自的观点,还引发了双方的辩论口角。

  理论是拿来用的,如果某种理论重要,必定是要在我们的阅读、创作和分析实践中能动地与我们对轻小说的阅读体验、创作经验、分析经验相结合,为我们提供非同寻常的见解,这才能称之为重要。

  因此要考量理论的价值,最好的办法莫过于回到我们最鲜活的实践中去,坚持最朴素的实践论。唯有实践,在能动的实践中运用理论、检验理论,才能让我们获得对理论的批判能力和选择能力。

  不论是六经注我,还是我注六经——最关键的是坚持“我”,坚持“我”彻底的实践性。倘若连“我”都失去了,那么就只能被裹挟到理论到理论、能指到能指的智识游戏中去。倘若丢掉了“我”,一手鲜活实践反复被粗糙地化约为既有理论的拙劣脚注,经验消解于理论,最后沦为在每一个作品之中重复地发现理论自身的过程,这无疑是可悲的。

  无数先贤天才们筑起的精湛理论大厦固然令人敬畏,但更重要的则是“活”的主义,是活在当代能动地挥舞理论武器投身于实践的人。我们作为轻小说的评论者,面对花花绿绿的文学批评理论,玄而又玄的哲学理论,切不可失去实践者的立场。否则丧失了自身的主体性,很可能在一套又一套理论之间漂浮,一片又一片能指中迷失。

  我们能在实践中深化对理论的理解,那些理论不能化约的情感、经验、现象甚至能帮我们改造、颠覆既有的理论本身。

  在督军我看来,理论当然是极为必要的——这不是因为那些哲学、文学术语看起来多么炫酷,而是因为艺术创作本身就是个复杂的话题,作品本来就是一个复杂的对象。对复杂的对象,当然要用复杂的有洞见的理论来处理——多年来先贤智慧的结晶能帮我们处理问题,为何不用?

  不是因为他们“斜目而视”消解崇高的姿态,不是因为他们把艰深复杂的理论与粗俗的笑话联系在一起的姿态多么吸引人,而是因为——他们好用。他们锐利的精神分析哲学能帮助我们解析原本晦暗的征兆,让我们抵达被禁忌的、被淹没的真理。理论如若能深入到我们的实践中去,将为我们的阅读实践提供深邃清晰的视野,对某些作品的理解将获得一个飞跃,如若是对创作者,透过这些工具,则能得到非同寻常的观点以启发自己的创作。

  接触写作一线的经验告诉我,哪怕看起来最浅薄的商业轻小说,某些人认为只是无价值的文化商品,其内在规律也远比一般人以为的要复杂得多。

  如今当代的网络化商业写作就像一个残酷的战场,进化得好的生存下来,冲天爆红,无数的作者则无法适应变化,被边缘化惨遭淘汰,历史脉络就此消亡。回顾这片战场的历史,无休无止的生死存亡,这是能指网络以外的实在域,是许多理论无法解决、尚未面对的真实。督军我以为,再多的形而上思考,都要回到这最朴素也最颠不破的辩证法。

  某种理论如若能在这一战场上结合实践证明自身,则任何雄辩都无法否认其价值。

  上一回我们分析了雪之下雪乃从“真物”到“伪物”的转变过程,并且提出了“真物”的第二重解释:

  雪之下雪乃在故事的中后期遭受姐姐阳乃和母亲攻击,自身变得温柔脆弱,依赖比企谷八幡,原因是她起初“形与名”与负面情绪完美合一的状态遭到了破坏。

  无法解释的情感真实地出现了,威胁着她的自我框架;支撑她的情绪被掏空了,原本的外壳支撑不下去了。

  因此她的自我败退了,她无奈地接受了这个现实,选择了投降——则她与大老师、团子的相处愈发融洽。

  《春物》讲述了雪乃从真物沦为伪物的故事,讲述了团子从伪物成为真物的故事。

  一、“暧昧圈子”理论。关于轻小说阐述中二少年少女的小圈子乐园与大人世界的冲突,及其自身取向消亡的必然趋势。

  二、“真物”的第一重解释。中二少年少女脑中的概念从外界输入,再去寻找对应物的过程。

  三、“形与名”与“没有名字的怪物”。前者关乎“正确”,关乎大人世界颁发的合法性,后者则是切身感受到的但是尚没有被带到阳光下、没有整合进自我框架之内、没有被颁发合法性证明的却真实存在的东西。

  四、“真物/伪物”的第二重解释。当“形与名”与内在剥离时,外壳变成空壳,而内在则沦为“怪物”,人和事物就变得脆弱,这时就成为伪物。当“形与名”与内在合一时,人变得强大完美,变成了真物。

  用这些工具,我们终于可以开始解析《春物》最复杂的男主角,大老师比企谷八幡。

  贯穿全文的男主角,心理活动十分丰富、复杂,性格扭曲的比企谷八幡,对他而言《春物》是一个什么故事呢?

  《春物》讲述了大老师拒绝被整合进浅薄的“形与名”之中,却看到了某种例外的可能性,想一跃而超越“形与名”,抵达“形与名”之上的“真物”,却最终失败、失望的故事。

  这里最后的失败、失望,是对“真物”的失望和失败,然而根据督军我由渡航式辩证法的推演,结局处的大老师大概会在失望之中,从意料之外的地方获得另一种意义的“真物”。

  这位开了天眼的奇葩高中生有着“看透他人本质”的能耐,让妖怪般的雪之下阳乃都惊讶;也有着洞察事物本质的能力,还能使用他人意识之外的“真实办法”解决“真实问题”——堪称是无敌的存在。

  追根溯源,大老师的悲惨、倒霉,是因为他没有被赋予“名字”,在别人的眼中是另类,是诡异的、扭曲的、讨厌的怪物。无法理解,不可理喻。

  但是他却主动地当起了“没有名字的怪物”,坚持蹲在这个黑暗中的位置,拒绝了别人给与他的“形与名”的拯救,批判徒有“形与名”之物的虚伪浅薄,宁可以怪物的形态停留在黑暗之中。

  大老师拒绝过团子的温柔和歉意,实则是拒绝“期待被温柔对待的普通人”的“形与名”;

  大老师认为海老名终究不是自己的同类,拒绝过海老名的“厌世主义”和“虚假伪装”的“形与名”;

  大老师拒绝过叶山隼人的好意、同情和怜悯,不承认“需要怜悯同情的可怜人”的“形与名”。

  直到大老师面对雪之下雪乃的“正确”。然而,就连雪之下雪乃带有破绽的“正确”都没有令他满足,尽管他从雪乃身上一度看到了“真物”的幻影。

  他想要的不止自我是完美地缝合在“形与名”之中,而是这“正确”之上、之后的东西——超越“形与名”之物。

  于是乎,比企谷八幡奋起于最低下的黑暗之中,保持着他人眼中怪物的模样,却企图一飞冲天,直接横越温柔却懦弱的由比滨结衣的层次,横越安于虚伪谎言的海老名姬菜的层次,横越徒有其表、内在却迷惘挣扎的叶山隼人的层次,而且——要横越堂堂正正、本质却仍然脆弱的雪之下雪乃的层次。

  他为了逃避、拒绝“形与名”的召唤,躲藏在黑暗中,所以才构筑出了对“形与名”之上东西的信仰——本质是一种虚假的信仰,为了否定、为了逃避“形与名”才制造出的信仰。(督军之后会就此给出“真物”的第三重解释。)

  他并未正视自己对团子、雪乃的欲望和情感,这些东西因为他拒绝“形与名”,导致自己的情感也没有明晰出来,同样“沦为没有名字的怪物”,陷入了巨大的茫然——直到小町、平冢静赋予他的情感新的“形与名”,才他重新拼合起了自己,完成了精神的重生,度过了最大的难关。

  原本到这里,按照我们第二重的“真物”的解释,“形与名”与实际的内在合一,黑暗中的怪物被带到了阳光下,无名的感情被赋予了名字,得到了承认,正常的青春恋爱喜剧就结束了,可以了。

  可是,渡航这货并没有没骗你们,从一开始他就暗示了,如题目所言《春物》乃是“有问题的”“坑爹的”恋爱喜剧。也正如第一卷藏头诗一般的标题所暗示的,爱情喜剧之神已经做了好事——然后这奇葩男主角不去享受,非要“开始思考”

  大老师在别人本该停下来结局的地方,哭起来了,不说什么“原来我就是喜欢你们”,而是作了一个大死,狂奔向危险的未知领域,忽悠雪乃、团子“和自己一起去寻找真物”,把她们绑到自己身上去探寻虚假空洞的信仰。

  到了11卷末尾他却开始犹豫,沉溺在了“暧昧乐园”幻象之中,不愿意动弹。阳乃却毫不客气,带来母上击溃雪乃,冷笑着为他撕裂最后的幻象;而逼近了真物的团子也准备“好好结束”,给“暧昧乐园”致命一击。

  惊骇的他连忙倒退,他放弃了自己给雪乃的委托“寻找真物”,也轻率地要雪乃倒退回先前的状态,慌乱地试图退缩回之前。

  然而,此时暧昧的乐园也已经危机四伏,守护神平冢静即将离开,雪之下雪乃的母亲准备对二女儿做个总清算。惊涛骇浪席卷而来,直拍向风口浪尖的雪乃。雪乃依大老师所言,不情不愿放弃依赖,做回自己——她自然也推开了大老师,夺走了大老师沉溺的温柔。

  大老师猛然发现,什么都没有了,雪乃离开了自己,侍奉部行将关闭,这退路根本就不存在……

  要完成这一系列分析,是一项庞大的工程。下面督军我就从最关键的起始点开始——

  《春物》关键的转折点,也是春物中最令观众读者费解也最惊心动魄的冲突,是从一色的委托开始。

  从这个时刻起,原本相对还好懂的剧情,尚容易读懂的角色之间的心理,突然地进入了激烈快速的爆发冲突中。而角色之间的对白,不仅带着“真物”这样令人费解的词汇,甚至连他们在说什么都令人费解。

  在一色的委托到来之际,雪之下雪乃和比企谷八幡发生了激烈的冲突,而且这种冲突的理由、层面十分复杂,伴随着两人的心情和目的,把一切都搅和成一团乱麻。而这之后的剧情,就像山顶撤去挡板的巨石,不可遏制地快速滚落。

  督军我认为,这里是《春物》关键矛盾爆发的开始。在这之前的剧情,都只是为了“蓄能”,作者渡航一边用单元剧吸引读者的注意力,一边不断紧锣密鼓地布局,把巨大的张力悄然地设置到角色自身内部、角色之间的关系以及角色和环境(主要是学校和大人社会)之间。

  从大老师与雪乃为了一色的委托剑拔弩张情绪失控开始,渡航从第一卷一路铺垫到这里矛盾终于迎来了惊悚的连环引爆。

  因此,要彻底地解析《春物》,解析大老师,第八卷开始所有看起来晦涩难懂的场景,都是绕不开的。

  前情提要:大老师在解决户部的委托的最后,自己自爆式地替代户部对海老名做了告白,由此引发了雪之下无名的怒火——

  我和两人相隔不远。在事情终于搞定而感到安心之后,我撤退一般地向两人走去。

  冷淡的、仿佛在谴责的视线令我的步伐迟钝起来。喂喂喂,别太欺负我了哦?刚被叶山说完,我可是意外地有些受伤呐。

  问题1:为何雪之下“没法很少地说明”,又为何她会因为没法说明“十分烦躁”?

  答:大老师自爆式的奇策完全超乎了常规的“形与名”,属于“没有名字的怪物”,其一出现,固然解决了问题,却完全不合乎“形与名”,不合法,更不“正确”,给众人造成了冲击。

  雪乃因为他的“不正确”而恼火,同时,如我们先前所分析的,由于大老师的做法,完全是在她的认知体系之外,更糟糕的是大老师居然还赢了,解决了问题,逼得她无法忽视——所以“没法很好地说明”更让她烦躁。

  此时雪乃已经在处事方法上受到了“没有名字的怪物”的冲击。而她的怒火只能“无处可去”

  在这样的前提之下,《春物》连环引爆的导火索第八卷终于开始了。大老师来到侍奉部的教室,立刻面对雪之下的冷眼,双方气氛剑拔弩张。团子试图调解气氛,然而还是失败了——

  “呀—,虽然相当担心,但好像不是我该担心的事哪。大家,全没,……普通的。”

  只是那气势也没持续到最后。低落的面朝下,零落的添加的语句中有些空虚的响声。

  那到底是,朝着谁的话语呢?大家这样的话中不是一定也包含着除了叶山他们以外吗突然这样察觉了。(大老师知道指侍奉部三人。作者故意写错误的逃避的理解,再进行修正,以增强大老师“领悟”“无处可退”的效果。)

  由于强硬的不注入感情般的说话方式由比滨的声音被堵塞了,又陷入了沉默。由比滨拿着的马克杯中已不再冒出热气。

  “就算知道了彼此,能不能理解就又是另一回事了。”(注意,对白的主语、宾语其实一直在变。雪乃的“不能理解”,从谈论叶山等人,到谈论三个人,悄然转移到谈论大老师。)

  雪之下低头般的将手伸向茶杯。缓缓地喝着应该已经冷却着的红茶,静静的静静的将杯子放在杯垫。简直像讨厌发出声音般的。

  就算再考虑那意义说明的事也是明白的。雪之下说的事是非常正确的,哪里都不能非难。正是真实啊。

  问题2:雪乃说的“就算知道了彼此,能不能理解就又是另一回事了。”到底是什么意思?

  答:雪乃是在说,自己不能理解大老师吗?——咋看之下,她说的是这个意思,而大老师也认为,她不理解自己在第七卷自爆行为,觉得别人不理解自己也正常,所以要她“不要太在意”“普通的”就是最好的。

  雪乃的潜台词是,你也没有理解我和团子——你为什么不能理解我们,不能理解我对你的用心,我想要帮助你拯救你,不让你受伤害。所以,大老师没听懂,防御性、习惯性地敷衍她,更让她痛心、恼火。这里的话语,是在表达自己的心情。

  她痛恨大老师的做法,也拒绝了团子的遮掩,要跟大老师摊牌讲个明白。然而,大老师片面解读了她的表态,有意无意地把愤怒忽略,只面对疑惑。这更让她绝望、无奈、生气。

  接下来,团子想帮着大老师一起敷衍,应付过去这矛盾激烈爆发的预兆。然而,堂堂正正的、被激怒的雪乃却拒绝了敷衍,拒绝了“回到普通”,而非要把这矛盾挑起来放到桌面上——

  感觉曾经也被说过那种事。但是,和那时的语句所包含的意义完全不同。是放弃一样的、结束了一样的,那么没有温度的语句。

  雪之下啾的用力握住短裙。肩膀轻微的震动着。然后下定决心似的轻轻动着喉咙。

  因为由比滨猛地充满气势的将马克杯放在桌子上,搭话着遮盖了。那之后不能被说出来,那样预感了似的。

  答:她怕说得太过直接,知道自己正试图挑起和大老师的核心矛盾,然而她其实并不想要激怒大老师,指摘大老师,根本目的是想要与他和解,把他从“不正确”的道路上拉回来。

  然而,直接的断言,无疑会刺伤大老师的自尊心,让两人的对白没法继续下去,让这份关系破裂。正如我们今后还会分析,雪乃实际上非常为大老师考虑,包括她在前期与大老师刻意保持距离。这里,哪怕在情绪爆发的档口,向来直来直去,正面碾压的她强行地按捺住自己的个性和情绪,害怕伤害到大老师。

  团子也预感到了雪乃要说的话会非常伤人,也会逼迫两人直面根本性的无可回避的冲突,因此她赶忙要打岔,阻止雪乃。

  接着,平冢静进来了,带来了巡和一色。委托由此展开,最大的矛盾冲突点也随之而来。当委托者交代了任务后,大老师先是给出了自己的解决方案,却发现了雪乃的不对劲——

  虽并没有责问的意思,但声音仍变得尖锐了。雪之下仅有一瞬错开了视线。长长的睫毛在眨眼的同时静静的摇动着。(注意这里,雪乃的反对,不是因为理性上的原因,没找到理由,后面都是先反对之后现找的理由。)

  但是,那也仅仅是极少的时间的事。很快将视线返回来,用比刚才还能感觉到强大意志的眼睛盯着我看。

  “……因为没有可行性。不一定绝对会成为不信任。还有,能成为不信任的过分应援演说也会对一色同学添麻烦的。假设就算不信任的一方人数多你认为会特意再做再选举什么麻烦的行为吗?那种前例也是没有的吧。还有,……还有因为对学生会的兴趣关心很低所以票数不公开,只出示结果谁都不会在意。……就是说,有那种意图的话怎么都”

  一边用尖锐的眼神紧盯着我,雪之下一边快速的滔滔不绝的说着。简直像是要把想到的理由全部陈列出来一样。

  “……失言了。撤回发言。”(注意,这里理性、聪明的雪之下已经慌不择言,为了立刻找理由否定大老师的做法,结果不慎在巡学姐面前说了极为不合适的线:雪乃为何会陷入莫名的激动,以至于连出昏话?

  答:因为她急于要证明自己的“正确”比大老师的“不正确”更优。而这则是为了正面碾压大老师之后,否定大老师之后,来拯救他,帮助他。如果这次还让大老师继续靠“不正确”胜利,继续确信“自己不需要改变”,用奇葩的套路解决问题,则她一则会输给大老师,二则是她原本觉得自己可以拯救大老师,也只有自己能,然而再败给他就无法拯救他了。

  没用的,充满确信的这样说了。冷静的说着的话,声音的语调就越来越不断降低。明明丝毫都没有打算责备但语气却显得尖锐。

  巡前辈用有点惊讶的样子向我搭话了。于是注意到了尽管从旁看也显得焦躁着的自己。

  恐怕不必我说,她们也是明白着的。思考后,对这个学校的事情精通后就能理解了。

  这一次,大老师又赢了。这场辩论以他的胜利而告终,然而他也陷入了失态的激动。

  答:因为他刚受到了雪乃的刺激,急于防御性地反击,保护自己。他不认为别人能理解自己,也不指望别人能理解。而且,他不想改变,不想“变得正确”,特别是雪乃这一次的解决方案正是他所反对的“徒有其表”之物,“伪物”。接着,谈话暂时中断。

  在平冢静面前,雪乃不肯承认自己在辩论时的失败,还要再向大老师发起挑战——

  听到后平塚老师眨了眨眼。对此我和由比滨也是一样的。对忽然跳出的胜负这个词感到疑惑。

  “是赌上谁能最好的服务人、能解决别人的苦恼的胜负。和谁一起做也没关系。获胜的话说什么都必须听从。”

  “现在胜负仍在继续着的话,这次,就算我们的意见分裂了也没问题,变成这种事了呢。”

  注意这里,雪乃已经主动挑起了赌局,把自己的筹码全部押上。她极为看中这次的胜利,为了否定大老师,也为了拯救大老师,她宁可搬出这个“获胜的话说什么都必须听从”的终极武器。然而,大老师根本就不想和她对赌,因为在大老师看来,这是根本没有意义的胡闹,有伪物的行迹。雪乃还在试图强迫自己——

  答:大老师很生气,谁都有谁的做法——所以各自也有各自的活法,雪乃你自己爱咋地咋地,非要把你的“正确”活法强加于我作甚?我不是离了侍奉部,离了你们就活不下去,OK?所以,对这个选择没有异论——我懒得再跟你多说一句。

  对甚至有些自嘲感觉的十分悲伤的微笑没有可以用以回答的语句,我静静的把门关上了。

  答:雪乃想说,明明我们都一样,我还在试图拯救你,为什么不能理解我呢?她带着哀伤和一点期待,试图唤回大老师。然而,大老师连这句话都不想回应。听得懂也好,听不懂也好,我都没话可说——直接拉上门,恼火失望的他拒绝和雪乃再说话。就算觉得雪乃很悲伤,他也不回答,无话可说,直接关门。

  雪乃想要拯救大老师,可大老师却敷衍她,其潜台词是“我不需要拯救,也不需要改变”,这激怒了她。

  然而,她因为温柔亦或是对大老师的喜欢,不愿破坏这层关系,虽然一度生气地准备摊牌,到最后却选择了按捺自己,没有扣下扳机。

  可是,不巧的是,一色的委托却把试图平息事态的雪乃再次逼到必须做出行动——

  如果大老师再赢,那他就彻底坐实了胜利,更有理由宣称“我不需要改变”,所以雪乃激动起来,试图否定、攻击大老师,却缺乏深思熟虑,显得失去了立场。

  结果大老师也激动起来,在辩论中猛烈攻击雪乃,取得了胜利。他讨厌雪乃把活法强加于自己,也对雪乃失去了“正确”而失望。

  大老师:这事有什么意义吗?而且,我不是没了你就活不下去,不是非要你来教我咋活。再见,爷不玩了,你们自己玩吧。你真吉尔烦。

  雪之下阳乃如此对妹妹断言。这句话该作何解释呢?雪乃不想被人讨厌,那肯定是非常不想被大老师讨厌。然而他发火的反应,却一头凉水泼给雪乃。

  接下来几天后三人加一色的第二次会议,篇幅有限,督军我这里分析过程从略处理。

  团子邀请大老师再到教室里,听取一色的委托和雪乃的方案。注意,为什么团子会邀请大老师来呢?

  显然,她没那么有主见,背后是雪乃想要邀请他来。而且雪乃还特地请他来评论自己写的提案。这里雪乃是试图弥补,恢复一个友好关系,让大老师参与到自己的提议中来,避免真的双方决裂。同时,她也想要为大老师展示,自己先前的提议并不是真的情绪失控脑袋发昏,故意非难他,如今的自己成熟又理智,想要好好做好这件事。

  他再次批判了雪乃想法的不成熟。大老师的本意只是否定雪乃的方案,然而“没有意义”一说,触及了雪乃心中最难受之处。

  被这样一问,我暂时也没有办法作出回答。明明这已经是相当马后炮的质问了,我却仍然没有准备好任何的答案。

  大老师也被雪乃反手一刀,捅到痛处。他装作无事,还试图把话题拉回去。雪乃进一步加强了攻击,再继续捅——

  不过,问题本身得以掩盖。回避的结果无法让所有人都接受。倒不如说,因为所有人都无法接受事情才得以收拾。

  这里督军我翻译一下大老师的自白:雪乃啊,你看,反正我把事摆平了,我赢了,谁都说不出啥来。完美胜利。也就是你还心怀不满,非要无事生非地指责我。大老师已经不耐烦了,用结果来回击。

  这正是让雪乃痛苦不堪的地方,也是她不得不挑起争端的原因。她想要碾压大老师,才能让他改正错误,然而大老师用她难以理解的、也根本“不正确”的奇策不断胜利。

  大老师还是不想改变。这一次,比起大老师无视她的努力,不理解她,这种否定了她最根本的“想要改变他”的回答,严重地打击到了雪乃。

  然后,雪乃就决定自己去参加学生会竞选了。看透一切的平冢静先把大老师叫过去,告诉他雪乃的决定。“你打算怎么做?”

  他不想改变自己,然而,也不愿意自己和雪乃相处、互相凝视的关系被终结。他也不愿意侍奉社这样一个栖身之所消失。

  可悲的是,此时,这些感情此时对他仍然是“没有名字的怪物”,他明明感觉得到某种东西,却无法言说出来,因而陷入了无名焦躁中。还好,鼓励师、命名者1号比企谷小町出现了。

http://progaid.com/hangduzhihuisuo/398.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